当前,货币政策也被赋予了结构性的任务,为民营企业与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,为实体经济与产业转型升级服务。与此同时,还要承担逆周期调节作用,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。也就是说,既有结构性目标,也有总量目标(稳增长),那么,在执行这项政策时,应该防止重蹈2014年-2016年的覆辙,因为当前还有防范金融风险的任务,这些风险恰恰主要是由上一时期结构性政策异化造成的。

“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,并且还与多个高度可信的目击证人(的说法)完全相矛盾。”桑德斯在声明中说道。